登录 注册

投稿热线:0532-68068371   68068363

邮箱:138216883@qq.com

中国青岛蓝色经济网

青岛:1月24日 -2℃

手机版

搜索
首页 > 智库专家 > 新闻

余光中:我这一生与海有缘,造化待我也不薄了

2017-12-17 22:13 中国·青岛蓝色经济网

字号: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据台湾媒体报道,著名诗人、《乡愁》作者余光中12月14日辞世,享年89岁。

余光中是知名文学家、诗人、散文家。他祖籍福建永春,1949年随父母迁香港,次年赴台。余光中从事文学创作超过半个世纪,驰誉海内外,一首《乡愁》在全球华人世界引发强烈共鸣。

今天,让我们跟着这位可敬的老人再读一遍《乡愁》:

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大海提供给我很多写作的资料”

余光中与海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曾说:“隔着台湾海峡和南中国海的北域,从厦门,到香港,再到高雄,加起来有30多年,我都在海边生活,大海提供给我很多写作的资料,布成了我和海的三角关系。”

海洋情缘在他的诗歌中可体现出来。

与海为邻

与海为邻

住在无尽蓝的隔壁

却无壁可隔

一无所有

却拥有一切

最豪爽的邻居

不论问他什么

总是答你

无比开阔的一脸

盈盈笑意

脾气呢当然

不会都那么好

若是被风顶撞了

也真会咆哮呢

白沫滔滔

绝壁,灯塔,长堤

一波波被他笞打

所有的船只

从舴艋到艨艟

都拿来出气

有谁比他

更坦坦荡荡的呢?

有谁又比他隐藏着

更富的珍宝

更深的秘密?

我不敢久看他

怕蛊魅的蓝眸

真的把灵魂勾去

化成一只海鸥

绕着他飞

多诡诈的水平线啊

永远找不到线头

他就躲在那后面

把落日,断霞,黄昏星

一一都盗走

西班牙沉船的金币

或是合浦的珍珠

我都不羡慕

只求做他的一个

小小邻居

只求他深沉的鼾息

能轻轻摇我入梦

只求在岸边能拾得

他留给我的

一枚贝壳

好搁在枕边

当作海神的名片

或是搁在耳边

听隐隐的人鱼之歌

暧昧而悠远

高楼对海

高楼对海,长窗向西

黄昏之来多彩而神秘

落日去时,把海峡交给晚霞

晚霞去时,把海峡交给灯塔

我的桌灯也同时亮起

于是礼成,夜,便算开始了

灯塔是海上的一盏桌灯

桌灯,是桌上的一座灯塔

照着白发的心事在灯下

起伏如满满一海峡风浪

一波接一波来撼晚年

一生苍茫还留下什么呢

除了窗口这一盏孤灯

与我共守这一截长夜

无论写什么,日记,书信,诗篇

都与他,最亲的伙伴

第一位读者,共同商讨

迟寐的夜色,纷乱的世局

比一切知己,甚至家人

更能默默地为我分忧

有一天白发也不在灯下

一生苍茫还留下什么呢

除了把落日留给海峡

除了把灯塔留给风浪

除了把回不了头的世纪

留给下不了笔的历史

还留下什么呢,一生苍茫?

至于这一盏孤灯,寂寞的见证

亲爱的读者啊,就留给你们

余光中还曾在诗中为海洋环保“鼓与呼”。他认为:“在沙滩上,海送给我们人类这么多美丽的礼物——贝壳,可人类拿什么去跟海交换呢,对不起,是香烟盒子,啤酒瓶罐子,这就有违环保。”

贝壳砂

白净的沙滩是水陆的交易会

你来看,海神的摊位

多精巧的珊瑚与贝壳

不计岁月的琢磨,被风,被浪

被细致的沙粒慢揉又细搓

洗出人宠人爱的光泽

是从哪位水精的宝盒

滚翻出来的这许多珍品

就这么大方,海啊,都送给了我们

而人呢,拿什么跟她交换?

除了一地的假期垃圾

破香烟盒子和空啤酒罐

 

“比张爱玲更早翻译《老人与海》”

除了诗歌,余光中还是一位优秀的翻译家,他比张爱玲更早翻译《老人与海》。余光中提及:“我译的《老人和大海》于1952年12月1日迄1953年1月23日在台北市《大华晚报》上连载,应该是此书最早的中译;但由重光文艺出版社印成专书,却在1957年12月,比张爱玲的译本稍晚。”

2010年译林出版社出版了余光中先生的重译本《老人与海》。余光中历时两个月对译本进行了仔细的修改,“每页少则十处,多则二十多处,全书所改,当在一千处以上”。

“我这一生,与海有缘”

余光中曾在1986年写下名为《海缘》的散文。文章里记录了他与海不绝的缘分。他说:“我这一生,不但与山投机,而且与海有缘,造化待我也可谓不薄了。”“每次翻开地图,一看到海岸线就感到兴奋,更不论群岛与列屿。”

事实上,他在观海上的确有心得:“海是一大空间,一大体积,一个伟大的存在。海里的珍珠与珊瑚,水藻与水族,遗宝与沉舟,太奢富了,非路栖者所能探取。单恋海的人能做一个‘观于海者’,像梦轲所说的那样,也就不错了。不过所谓观于海当然也不限于观;海之为物,在感性上可以观、可以听、可以嗅、可以触,一步近似一步。”

对他这一生,他表示:“造化无私而山水有情,生命里注定有海……看来我的海缘还未绝,水蓝的世界依然任我。所以我的窗也都朝西或西南偏向,正对着海峡,而落日的方向正是香港,晚霞的下方正是大陆。”

关键词: 海洋经济 蓝色经济

编辑:徐琛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刊物 更多 >
蓝色通道
蓝色企业 视频新闻 刊物 交易平台
环球扫描 更多 >
涉蓝企业 更多 >
蓝色旅游 更多 >
特色品牌 更多 >
健康美食 更多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qdlsjj.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青岛市蓝色经济区建设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 青岛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青岛市蓝色经济区建设办公室 青岛财经日报社 主办 青岛财经网 协办
  • 联系方式:0532-68068363 68068371 邮箱:13821688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