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稿热线:0532-68068371   68068363

邮箱:138216883@qq.com

青岛海洋发展网

青岛:10月22日 11℃

手机版

搜索
首页 > 蓝色先锋 > 新闻

海洋人的抗洪日记

2020-08-14 13:36 青岛海洋发展网

字号: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进入汛期,江西部分地区发生洪涝灾害。7月12日零时,鄱阳湖湖水漫过一道红色标记——“1998年洪水位22.52M”——我国最大淡水湖水位突破有水文记录以来的历史极值。

汛情就是命令。自然资源部南海局海洋科技团队千里驰援,两进江西,7月20日至8月3日,6名队员在汛情严峻的岸段、水域,探险情、测经纬,与江西人民和部队官兵并肩奋战在抗洪一线。

851026_zhouf_1597220265325_m

沿着大堤布设的“龙吸水”

海洋人进信江 

信江,鄱阳湖水系五大河流之一。

7月20日,自然资源部南海局收到一封特殊的邀请函——江西防汛前线请求派遣海洋技术专业人员协助岸堤检测,排查管涌、塌方等风险点。

南海局当即抽调南海调查技术中心骨干,组成4人小分队,携带“海洋探测一号”无人艇及探测设备,从广州赶赴江西省上饶市信江信瑞联圩六零腾溪段。

这是一次“没有准备”的行动。“现场的一切情况都是未知,而且我们是第一次接到陆域水域的防汛调查任务。”队员谢远安说,“只能把想得到的困难想在前面,在路上制定作业方案、安排任务分工,我们给自己的要求是:下水就能作业。”

水位上涨、雨水冲刷、堤坝重筑……一到信江任务岸段,现场所见和专业经验,让队员们立即作出了判断:

这里的水下地貌已经改变,原有底图无法为无人艇预设航线;

新形成的信江“岸线”九曲十八弯,无人艇操作难度升级;

垃圾漂浮的江面环境,会对“海洋探测一号”造成各种损伤。

4人即刻调整作业方案:底图不能用,就重新绘制一幅。无法设定无人艇自动航线,就改为人工操作。

利用无人艇搭载的多波束探测系统,他们每天在江面作业到晚上七八点,回到驻地立即整理分析数据。形成报告时,已经凌晨两三点。第二天五六点钟,他们将报告送到防汛指挥部,然后继续回到江面作业。

3天后,他们绘制了新的水下三维底图,排查14公里岸线,检测出5个疑似风险点(3处为疑似冲刷沟槽,2处为疑似滑塌)并提供经纬度坐标,高效完成预定任务。

“累、困。”队员高琦说,“但最累最苦最让人心疼的是部队官兵,看到他们,我们就想,不睡觉也不放过一个风险点。我们早排查出一个,多探测到一处,就能让他们少受些辛苦,就能让群众少受点损失。”

与队员一样不辱使命的,还有无人艇。出发前,“海洋探测一号”刚刚在南海海域完成首次深远海性能测试。“没想到它的首战是信江抗洪。”“爱艇”下水,队员董超内心忐忑,“挺担心的。江面上到处是渔网和漂浮物,水下是淹没的树木凉亭,曝晒下无人艇表面温度到了45摄氏度。”最终,“海洋探测一号”不负重望,在冷却系统被垃圾围堵的情况下,仍然完成了全部水面作业任务。

防汛前线赞誉海洋科技团队:“铁肩担责分秒必争,并肩抗洪科技增效”。

851025_zhouf_1597218990519

“海洋探测一号”无人艇在信江作业

奋战九江险段 

为什么选择用无人艇搭载多波束探测系统排查风险点?

“传统的排查是以人工为主,一般在岸上,或堤坝的无水一侧。”高琦介绍,这样的方法,即便是在第一时间发现管涌、泡泉、塌方,险情也已经发生了。而多波束探测系统则是利用声呐技术,能够发现“未发之险”。

比如管涌,是从水里向堤坝外渗透,一旦发生,抢险人员只能是“哪漏堵哪”。可是,如果里面没有堵住,管涌往往会改变方向,另寻薄弱之处作为出口,再次导致险情。可谓“按下葫芦起了瓢”。

“多波束的优势就在于,它能从有水的一侧探测到正在形成中的管涌。”高琦说,“如果这时能从堤坝迎水面堵住它,就从根本上处置了这个风险点。”

也就是说,根据海洋科技团队给出的报告,抗洪抢险队伍可以更早、更准、更安全、投入更少人力来处置风险点。

由于在信江的出色表现,江西防汛前线再次向南海局发出支援邀请。

7月28日,第二支海洋科技团队奔赴江西九江永修县三角联圩现场。

此次6名抗洪队员中,第一批的4名队员仍然全员在列。他们经过短暂休整,再次出发。

队员到达时,一度溃堤的九江三角联圩已经重新修建,他们的任务是为防止再次决堤提供技术支撑。

这一次,海洋科技团队依据信江作业经验,制定了新的探测方案:无人艇改为有人艇,投入3架无人机监测。

“一切都是为了探测排查更为高效。”南海调查技术中心主任王伟平解释,这一次,由队员携带声呐探测设备,乘小艇进行测量,会比无人艇更为便捷高效。同时,3架无人机的加入,能获得更大尺度范围的数据。

7月28日至29日,队员们用新方法完成了33.5公里的探测作业,排查疑似风险点4个,再次圆满完成任务。

这33.5公里的任务岸段,车辆无法通过,“土路”全靠双脚行走。其中,沿着大堤布设的“龙吸水”抢排内涝水,绵延8公里,抽水管把大堤划成若干细长的格子,和大堤组合成一只巨型“毛毛虫”。

“抽水管是软管,不能踩,只能一边瞄着天上的无人机,一边踮着脚看准空隙跨过去。”队员王志良背着无人机设备箱和18块备用电池,负重十几公斤,一天走了一个来回。

“一边是洪水,一边是家园。”跋涉在大堤上的高崎,心里有种说不出来沉重。

田野作业时,一位老乡看到无人机,便提出了一个请求:“麻烦你,能让飞机帮我看看我家还在吗?”老乡的家在4公里外的灾区,他从无人机的实时影像中,找到了自家的屋顶。

851034_anhy_1597194873358_m

技术人员现场调试无人机设备

再上信江 

完成任务后,正准备返回广州的海洋科技团队,再次接到防汛前线指挥部的消息——请他们再上信江,到位于下游的余干县,检测大坝健康状况。

8月1日,从永修县到余干县作业点,已经中午12点,他们仍然维持着晚8点结束外业、回驻地整理数据至凌晨,早晨6点提交报告,早8点继续外业的节奏,每天只睡4小时左右。

至8月3日,团队完成了信江85公里探测任务,大堤体检结果为“健康”。

返回广州后,队员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补觉,所有人都睡了个“对时”。

“这是一次特殊的经历。”王伟平说,高强度作业、严重缺觉的情况下,队员们还是记下了难忘的点滴细节。

谢远安的家乡在江西吉安,接到任务之前,他一直关注着江西汛情。“接到任务,恨不得立刻站在现场。”谢远安说。

连轴作业3天的何西说:测线、数据、报告……给我个枕头,我能睡到天荒地老。

“老乡(从无人机航拍照片)看到自己的房子后自言自语‘房子还在,家还在。’我突然一下子理解了‘家是小小国,国是千万家’这句话。”高琦说。

洪水给海洋调查人员出了道专业题,从海上到江上,工程师变“战士”。8月1日建军节这天,他们在防汛一线与抗洪抢险队伍共同度过。

“我以前也带过兵,这帮年轻人干劲上来跟战士一样猛。”此次任务的领队王伟平说,“我们是党和国家的海洋调查力量,国家需要我们在哪里,我们的队伍就出现在哪里。”(安海燕 杨琴 梁秋)

关键词: 海洋经济 蓝色经济 海洋调查

编辑:官芝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刊物 更多 >
蓝色通道
蓝色企业 视频新闻 刊物 交易平台
环球扫描 更多 >
涉蓝企业 更多 >
蓝色旅游 更多 >
特色品牌 更多 >
健康美食 更多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qdlsjj.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青岛市蓝色经济区建设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91744号-6
  • 青岛市海洋发展局 主办   青岛财经日报社 承办
  • 联系方式:0532-68068363 68068371 邮箱:138216883@qq.com